今晚睡觉看完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二百四十三章 太监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京城之内,最叫人胆寒之处,莫过于北镇抚司的诏狱。
  
  这里是阳光常年无法照入的地方,但凡是进了此处的人,无一日不在盼着能够离开这座魔窟——哪怕他们注定只能以死人的身份离开。
  
  皇上与晋王在一间牢房外停下了脚步。
  
  他们的鞋履干净如新,踩在血迹永远无法冲洗干净的腥臭地砖之上,显得如此格格不入。
  
  更不必提牢房角落中缩成一团的、乍看之下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老人。
  
  冰冷的牢门被推开,皇上走了进去。
  
  “赤公,朕来看你了。”
  
  那头发散乱花白的人闻声怔怔地抬起头来,苍老松弛的脸上只有一只眼睛尚且完好可以视物。
  
  见得面前之人,那只浑浊的眼睛颤了颤。
  
  “陛下。”
  
  身形佝偻且失去了一条手臂的他朝着皇上匍匐着爬去,一只手紧紧攥住皇上的袍角。
  
  “求陛下放老奴出去吧,老奴当真没有说过半字假话,亦无丝毫隐瞒啊。”
  
  “陛下尚是王爷时,被先皇责罚跪在养心殿外,还是老奴向先皇求的情啊,陛下难道都忘了?”
  
  这道声音哽咽嘶哑却仍存一丝尖细。
  
  他本是先皇身边的大太监,于人前亦是风光无限过,先皇死后,他被皇上赐了黄金百两与良田屋宅,特允出宫颐养天年,只是没多久便因病“过世”了。
  
  “赤公,朕也想信你啊,你看看你,这么多年在这里,也着实是受苦了。”
  
  皇上怜悯地叹了口气,也未有将人一脚踢开,只感慨道。
  
  “如此折磨之下,朕本想着,应是没有问不出来的话。可是,朕还是低估你了。不得不说,朕的父皇,看人的眼光着实不差。”
  
  皇上冷哼一声,“有劳赤公替朕好好看一看,这东西究竟是真是假?”
  
  说罢,他将手中的绢帛丢在脚下,语气依旧随意轻松:“先皇临去前,寝殿之内只有赤公一人伺候着,若要拟遗诏,恐怕少不得要赤公侍奉笔墨。”
  
  “此物真真假假,赤公应是再清楚不过了。”
  
  老太监颤抖着松开攥着皇帝衣袍的手,将那绢帛拨开来看。
  
  他一行行看罢其上所书,浑身都在不受控制的战栗着,直到看到左下角处的一处指甲大小的墨渍残留,泪水顿时从通红的眼眶中滚落。
  
  果然是这份遗诏。
  
  所幸是这份遗诏。
  
  他本还担心撑不到这一日。
  
  先皇的交待,他今日,也总算能够履行到底了!
  
  老太监攥着那绢帛的边缘,突然发出了刺耳悲凉的笑声。
  
  皇上微微眯了眯眼睛,问道:“怎么?难道说,朕从镇国公手中寻回的这份遗诏,竟是假的不成?”
  
  “镇国公?”
  
  老太监艰难地直起了身来,拿着那道遗诏,颤巍巍地站了起来。
  
  一改先前卑微哀求之态,语气鄙夷地道:“陛下既已拿到手,又岂会不知此事同镇国公并无干系。”
  
  “可陛下依旧还在试图试探,试问如此愚昧多疑,辨不清忠佞者,又岂堪为一国之君!”
  
  “先皇生得一双慧眼,又岂能真正放心将江山托付!杀,尽可错杀便是!且看这大庆山河又还能安稳几日!”
  
  他神情渐渐激动,口水甚至飞溅到了皇上脸上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