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晚睡觉看完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252章 过去的故事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在严和风的几次组织之下,庭审终于正常进行了。
  
  在稳定了情绪之后,高玥也慢慢的语句平稳了起来。
  
  她说道:
  
  “回禀大人,那我就从跟这个恶徒认识的时候说起。
  
  我当年也是十八岁光景,两年前,跟姐妹去龙王庙会夜游,这才结实了。。。。”
  
  随着高玥的讲述,她和丰开宇认识往来一一展开。
  
  不能不说,虽然高玥十分紧张,但描述的语句却十分精准。
  
  总归是一场才子佳人的邂逅。
  
  那一日,丰开宇也跟友人一起去逛庙会。
  
  期间就跟高玥有了一面之缘,直到后面,高玥不知怎地,竟然被逛庙会的人群挤下了水中。
  
  丰开宇二话不说,立刻跳进河中,将其救起。
  
  两人当下,就有了好感。
  
  而后就是书信往来。
  
  期间,丰开宇给高玥邮寄了不少的诗词。
  
  高玥少女情怀,最是思春的年纪。
  
  这如何能抵挡,当下就山盟海誓了。
  
  不到半年,两人就已经是非你不娶,非你不嫁的一副态度了。
  
  由于丰家也是世家,跟高家也算是门当户对。
  
  所以高老爷当时也就同意了这个婚事。
  
  让高玥嫁给了丰开宇。
  
  两人原来家都是在灭都城的,但是后来高玥因为丰开宇做生意,便也跟他迁居此处了。
  
  可让他没想到的的,婚后丰开宇性情大变。
  
  再也不是那个体贴的丰哥哥了。
  
  就在刚刚来德林府的第一天,丰开宇当天夜里就给了高玥一顿毒打。
  
  理由是高玥晚饭,准备的不够用心。
  
  说道这段的时候,高玥甚至情绪失控,高声痛哭起来。
  
  她哭喊道:“我一个高门大院的姑娘,饭都不会做的,他竟然是我准备晚饭不够用心。我太委屈了。”
  
  看着高玥那副神情,当下就有不少人有点动摇了。
  
  “什么意思,不会是真的吧,这个丰开宇这么霸道吗。”
  
  “这会不会是看他们已经走出了人家娘家,所以不再演戏了?”
  
  “哎,别这么着急下结论嘛,这只是一面之词,还要听丰老爷怎么说啊。”
  
  “对的,女人最会演戏了,别一会儿你们就发现了,你们都被骗了,到时候,小丑就是你们自己了。”
  
  不理会这些议论。
  
  严和风转头看向丰开宇道:“丰开宇,高玥说的这些可是真的?”
  
  听到问话,丰开宇立即道:“回大人,刚刚说的认识的事情,那都是真的,期间我们可是真心相爱的。”
  
  说着,他看向高玥道:“玥儿,你可以怪我,但你不能瞎说啊。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啊。你总不能当众瞎说吧。”
  
  然后,他转过头来,看向严和风,目光坚定的说道:“大人,我可以用人格担保,绝对没有这个事情。”
  
  看着丰开宇那坚定的神情。
  
  当下不少人都微微点头。
  
  “我就说嘛,果然是假的。”
  
  “你们看,这个高玥多会演,说的跟真的一样。”
  
  “对啊,看她那细皮嫩肉的,要是我婆娘,我也下不去手。”
  
  “对啊,你看她这样子,哪里像是受过伤的。”
  
  “可不是,这种话都能随便编,果然这人的人品有问题。”
  
  “不是,高姑娘这么美,你们想什么呢,肯定是丰家欺负她。”
  
  “呵呵,又是个看脸的。”
  
  高玥听到丰开宇的辩驳,激动的喊道:“大人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我说的都是真的啊。”
  
  说着,说着,她就哭了起来。
  
  显然,大家的不信任,让她觉得无地自容。
  
  看到这个样子,丰开宇用手捅了捅孙奕,说道:“孙律,孙律,你怎么了?”
  
  丰开宇刚刚想跟孙奕说话,却发现孙奕正在发呆。
  
  看到丰开宇捅了捅自己,孙奕这才道:“怎么,有什么事情吗?”
  
  丰开宇悄声说道:“孙律,这样啊,今天也不用你做什么,你给我站站台就好。
  
  当然,如果有什么法律上我不懂的,我就问问你。
  
  你说,现在是不是该我们说话了。”
  
  说着,他瞅了瞅已经哭成一团的高玥,又用眼色示意了下严和风。
  
  孙奕明白了他的意思,他是希望现在能接过话头,然后尽快结束庭审。
  
  不管怎么说,孙奕可是记得很清楚的。
  
  丰开宇在诉讼请求中,还是希望把夫人接回去的。
  
  其实,按照规则讲,如果原告方的理由不成立,确实,官府是可以驳回和离的申请的。
  
  那么高玥就还是丰开宇的夫人。
  
  换句话说,高玥就还是丰家人,应该被丰开宇接回去。
  
  只不过,听到丰开宇这话,孙奕却没有着急回话。
  
  只是淡淡的说了句,“再说吧。”
  
  然后就继续看向了场中。
  
  见自己的律者,没有什么意见。
  
  丰开宇感觉可能是火候还是不够,那再等等,等到合适的时机,再去驳回申请好了。
  
  于是,他也不再说话。
  
  看向场中。
  
  这时候,高玥也慢慢缓和了过来。
  
  严和风说道:“高玥,你有什么理由,还是要坚持说清楚的,不然本官,只能驳回你的申请了。”
  
  一听到申请可能被驳回,高玥这才重新打起了精神。
  
  集合最后一点勇气,这才开始说道:“大人千万不要驳回啊,大人,好,好,我这就说。”
  
  找回了说话的节奏,高玥这才说道:“第一次丰开宇打我,我还以为真的是自己错了,于是,从那以后,我就开始认真学起来,甚至还亲手给他做完饭吃。
  
  可我做梦都没想到,这竟然能成为他再次打我的理由。
  
  后来,没过几天,他就有打了我一次,这次的理由,竟然是我做饭,把手都做粗糙了。”
  
  一听这话,不仅严和风,就连周围的人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。
  
  都纷纷看向丰开宇。
  
  “这是什么玩法,这理由找的也太牵强一点了吧。”
  
  “这简直,就是故意打人啊。”
  
  “不会不是那婆娘撒谎啊,毕竟,这就打人,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了。”
  
  “不应该啊,不应该是这样啊。这应该是编的吧。我不信。”
  
  听不到众人的议论,高玥继续道:“我以为打我,是我真的做的不够好。可是后来我发现他变本加厉。只要稍有看不惯的地方,就对我动辄打骂。”
  
  严和风打断道:“高玥,你说的这些,可有什么证人和证据?”
  
  听到这话,高玥委屈道:“他每次打我,都把下人调开,而且他打我最厉害的,都是一年前了。”
  
  显然,这话说的,就是没有证人了。
  
  而且伤害也是一年前了,估计伤口什么的早就愈合了。
  
  听到这话,严和风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  
  这就无法调查了啊。
  
  甚至想查,也是查无实据了。
  
  严和风道:“那他之后就没有打你了?”
  
  谁知,一听到这话,高玥直接激动道:“不是的大人,只是他打了我几次,觉得留下的掌印不好看。因此就用丝巾绑着我,对我浇水进行折磨,有的时候还会扎针。”
  
  众人一听,都是一愣,这是什么玩法。
  
  浇水,浇水这是什么惩罚。
  
  是用冷水泼人吗?那确实有点狠了。
  
  这要是凉个好歹,是要生病的。
  
  这个丰开宇难道真的有什么虐待人的怪癖不成。
  
  严和风问道:“他如何对你浇水?”
  
  高玥哭泣道:“他后来惩罚我的手段很多,有的时候,会用细针扎我,因为细针可以不留痕迹,不会让我难看。
  
  有的时候,他会把我用丝巾绑在凳子上,因为丝巾会有弹性,随意不会留下勒痕,然后他就用宣纸放在我头上,浇水,让我没法喘气。”
  
  听到这里,众人都惊了。
  
  “我去,这么会玩的吗,这特么的感觉都是专业的刑讯了啊。”
  
  “不会是真的吧,真的有人这么会吗。”
  
  “假的吧,这应该是这婆娘编的吧。”
  
  “你编一个试试,这么专业,我都听都没听过。真的会玩,为了不留下伤痕,还能这么玩。可以的。”
  
  “不是,你们这都信了吗。你们不觉得匪夷所思吗。这是为什么啊。”
  
  “对啊,对自己的当家夫人,做这种事,这简直听都没听说过。”
  
  想了想,严和风奇怪道:“这是为什么,他为什么要这么对你!”
  
  高玥继续道:“我一开始也不懂,为什么丰开宇这么喜欢打我,直到后来,他喝醉了几次,才跟我说,我这种人,只有被打老实了才能听话,才能服服帖帖的,不然大小姐脾气,不好摆弄。”
  
  可谁知,正在此时,丰开宇再也忍不住。
  
  见自己的律者一直都不作为,丰开宇有点坐不住了。
  
  他高声喊道:“够了!”
  
  然后他怒目看向高玥,看的高玥又是一哆嗦。
  
  接着,丰开宇转向严和风道:“大人,我们到底要听着妇人风言风语道什么时候,她说的这些,都是假的,还请大人不要被这妇人蛊惑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在场的人继续议论道:
  
  “你看看,我就说这不是真的吧。”
  
  “但我怎么感觉,这个丰开宇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呢,是不是真的有点啥啊,不会是真的吧。”
  
  “你说是什么呢,怎么可能啊,对自己的夫人做这种事,听上去就不靠谱啊。我看啊,还是这个高玥编的。”
  
  “对对,你看丰老爷都否认了,这才对吗。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。我反正是不信的。”
  
  “我也不信,这一听上去就是假的。”
  
  “不过奇怪啊,怎么没听丰开宇的律者说话呢。”
  
  “对啊,律者现在都这么好当的吗,开庭都不用说话了。”
  
  不一会儿,孙奕的异常也引起了别人的好奇。
  
  要知道,这个时候,往往都是律者应该站出来为客户说话的。
  
  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,孙奕就那么静静地站着。
  
  似乎完全没有出头的打算。
  
  因此,丰开宇只能自己站出来反驳。
  
  听到丰开宇的话,严和风却十分淡然道:“要不要信,自然有本官定夺。丰开宇,念你第一次咆哮公堂,不予追究了。但你要记住,不要再次打扰庭审了。”
  
  接着,严和风转向高玥道:“你继续说,然后又发生了什么。”
  
  可谁知,最后,高玥却开始吞吞吐吐起来了。
  
  似乎她接下来要说的事情,当真让她难以启齿。
  
  不过她还是鼓足了勇气道:“后来,我经过这些打骂,再也不敢抗拒,于是他就开始安排我出去见人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  
  什么情况,见人?见什么人?
  
  怎么感觉这里会有大瓜啊。
  
  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,现场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了。
  
  严和风眉头微微皱起,他看了看高玥问道:“你说清楚,见人,见什么人?”
  
  高玥说道:“就是他做生意的时候,会宴请客人,然后他就会让我出去陪客。”
  
  众人一听,都是心头一松。
  
  果然,这个大小姐没见过什么世面。
  
  不过是见见客人,作为夫人陪坐,这有什么的。
  
  可谁知,高玥接下来的一句话,才是彻底寂静了全场。
  
  只听高玥小声道:“他让我不穿衣服的去接待那些客人。”
  
  高玥此言一出,满堂震惊。
  
  什么情况,让自己的发妻,去衣不蔽体的接待客人,这是,,,真的有瘾吗?
  
  “卧-槽,不会吧,不会吧。不是我以为的那个样子吧。”
  
  “什么情况,她说不穿衣服,什么意思?”
  
  一边说着,一个旁听的妇人,看着别人,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。
  
  似乎很难理解,那个高玥所说的,不穿衣服,到底指的什么意思。
  
  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丝不安的猜想,只是这个猜想,太过惊世骇俗。
  
  因此没人敢信而已。
  
  就连严和风也愣了愣,道:“不穿任何的衣服吗?”
  
  高玥脸红的道:“也不是都不穿,有的时候会有个肚兜,有的时候,会只有一个亵裤。”
  
  严和风吃惊道:“只有一个亵裤?此外什么都没有了吗?”
  
  听到这话,高玥已经再也说不出话了,只是微微的点头。
  
  整个脸已经彻底的红成了一片。
  
  显然,她也说不出更多了。
  
  全场却已经炸开了锅。
  
  “卧-槽,卧-槽,什么情况,只有亵裤,那不就是上面全光着吗,卧-槽,这什么情况,这是老婆还是技师啊。”
  
  “这特么的还是人吗。”
  
  “不会吧,不会吧,不会真的有男人做吧。”
  
  “怪不得他们两个没孩子,估计要是有了,丰老爷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吧。”
  
  “就这样的人家,没孩子也算幸运。”
  
  “哈哈哈,这真是太可笑了,自己让别人绿了自己。这太匪夷所思了。”
  
  “你们说,这会不会也是假的啊,是这个丰高氏会不会是在编故事啊。”
  
  “用这个编故事,那真的是疯了吧。她还不如说她和别人有私情好了。”
  
  “我觉得也是,就算说有私情了,也不能编出这样的故事啊。这都什么和什么啊。这还活不活了啊。”
  
  听到众人的议论,严和风这次没有阻止。
  
  他见议论声小了些,这才出口问道:“高玥,有人说你不守妇道,与外男有私情,可是真的?”
  
  听到这话,高玥高声哭喊道:“大人,那都是假的啊,我完全没有什么私情啊。
  
  这些事情都是丰开宇传出去的,他故意的。
  
  反倒是他,自从结婚后,一直眠花宿柳的。
  
  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控制我啊,大人。
  
  而且他早就在我身上,,,身上,,,反正,我不可能有私情的。”
  
  有些话,高玥实在是说不下去了。
  
  不过仅仅是这些内容,就太过让人震撼了。
  
  可更让人震撼的,还在下面。
  
  正在此时,忽然一个人影一闪。
  
  待大家看清,这才发现,竟然是孙奕。
  
  孙奕一个闪身,冲向了高玥身边。
  
  然后抬手就向着高玥摸去。
  
  高玥惊呼:“你做什么?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谁都没想到,刚刚不言不语的孙奕,竟然转身就向高玥摸去了。
  
  这,庭审要不要这么刺-激,可紧接着让更所有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。
  
  只见孙奕只是轻轻的扣住了高玥的脉门。
  
  然后就那么的闭目沉思起来。
  
  高玥一开始还在挣扎,不过孙奕好歹也是凝脉九层的修士,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让一个凡人女子挣脱开。
  
  见孙奕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,高玥这才静静地看着孙奕。
  
  显然,她也看懂了,孙奕这是在摸脉。
  
  可这可能吗。
  
  一个律者,你来摸脉?还是摸对方当事人的脉,这是要做什么啊。
  
  足足过了几个呼吸,孙奕这才松开了高玥的脉门,满脸的复杂之色。
  
  收回了手臂,高玥警惕的看着孙奕,完全不懂孙奕这个举动的目的何在。
  
  难道,这个律者也是医生不成。
  
  这时,所有人的目光,都看向了孙奕。
  
  大家都在等孙奕给大家一个解释。
  
  却听孙奕悠悠叹了一口气,然后对着严和风拱手道:“启禀典吏大人,我孙奕,身为明理堂的律者,现在申请,放弃为丰开宇辩护。
  
  请典吏允许。”
  
  一听这话,所有人都满脑门子的问号,这是什么意思。
  
  怎么不过是问了几个问题,给高玥摸了摸脉,你一个律者就放弃辩护了。
  
  这是什么意思。
  
  就连丰开宇也怒道:“孙奕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难道,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律者的态度?”
  
  孙奕看向丰开宇,目光冰冷,淡淡道:“你还是好好解释解释一下吧,这锁阴丝是怎么回事!”
  
  此言一出,满堂皆惊,就连丰开宇也吃惊的睁大了眼。
  
  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  
  整个大厅当中的人,此刻都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内心感觉了。
  
  今天是在是太奇怪了。
  
  怕不是出门没看好黄历吧,才会被这一波波的震惊反复碾压。
  
  首先就是,明明大街小巷,都传的沸沸扬扬的红杏出墙的这个丰家大奶奶,竟然当庭否认自己红杏出墙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